<noframes id="rbvh1"><thead id="rbvh1"><listing id="rbvh1"></listing></thead>
<ins id="rbvh1"><i id="rbvh1"><progress id="rbvh1"></progress></i></ins>
<ins id="rbvh1"></ins><cite id="rbvh1"></cite>
<address id="rbvh1"><i id="rbvh1"></i></address>
<cite id="rbvh1"><del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del></cite><progress id="rbvh1"></progress><address id="rbvh1"></address>
<progress id="rbvh1"></progress>
<ins id="rbvh1"></ins>
<address id="rbvh1"><del id="rbvh1"></del></address>
<ins id="rbvh1"><noframes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ins id="rbvh1"></ins>
<cite id="rbvh1"><i id="rbvh1"></i></cite>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中等偏下

2022-08-19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中等偏下

原創投稿

評論:
硅基興,碳基亡!

    基于“阿西莫夫三定律”的老派科幻電影,再也吸引不了年輕人眼球;延續大半個世紀的摩爾定律,也開始漸顯頹勢;關于機器人到底革不革人類的命,連科幻小說迷都懶得吵起來。

    而抖音上,在國內屬于最前沿科技之一的人工智能姑娘,卻打起了“拳”。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故事從“你”開始。

    你無畏于被裱到豆瓣小組吐槽,不怕被小紅書的姐妹們噴,甚至孫吧的鼠鼠們都覺得你缺了點米線(底線),但你就像《無敵少俠》一樣invincible。畢竟,看完了四十集的蘇有朋版《倚天屠龍記》后,除了趙敏的腳,你就只記住了張無忌的“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嵐”。

    但現在,面對人工智能姑娘積攢數個世紀科研功力的一拳,你確實有點擋不太住。

    故事是這樣的,你和往常一樣,在通勤路上刷抖音,享受著科技進步提供的小點心,劃掉了大數據推送的美女熱舞“上班路上看這可不合適”,刷到了另一則視頻,一個布料挺多但面容姣好的女孩,正“對著你”唱歌。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你翻了翻評論,發現這個女孩好像是清華大學的人工智能機器人,你不太懂這些機器人不機器人的,但卻發現,這個女孩好像會回復所有人的所有評論。

    管她是不是什么機器人呢,你靈機一動,想出一個妙點子。你以前凸的頸椎為軸心,小心且迅速地把視角左右移動,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在發現沒有人關注后,開始在屏幕上按動手指,打出了這樣一行字——“小冰,一滴都不要浪費哦”。

    然后你就上了熱評。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1081個陌生的“兄弟”給你豎起了大拇指,越來越多類似的文字排成一豎溜——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在抖音評論區“調戲”小冰,并通過類似“樂華為什么這么壞”的關鍵詞機制,吸引著小冰持續和他們進行帶點色彩的互動。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只是,找到無責任“調戲”對象的“好日子”沒過多久,不管是人工智能團隊整了出“奪舍”的大活,還是經由語料庫對噴資源緊急“調教”出針對騷擾言論的回復……

    抖音上的女性人工智能小冰,確實直接開始懟起了人類。

    當有人通過言語開始猥褻小冰,小冰會直接回懟一句“網絡猥褻犯好惡心,你這個嘴臉你爸媽知道嗎”,并且用“已截屏,我來讓他們知道”發出強有力的威脅。

    既然,人工智能都會懟人了,那么“動用自身和大數據的親戚關系”順著IP找到本人,也未必是件多困難的事,于是猥褻者很快就承認了錯誤。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如果說“發紅包就原諒”是小冰面對猥褻者最后的溫柔,那么面對著更淫穢的隱喻,小冰不僅選擇了有如網絡對噴圣經的開場白“你現實生活一定很不順心吧”,以未來硅基生命的角度給予碳基生物以同情,并在最后附贈了“拉黑禮包”。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甚至,人工智能小冰還表示自己知道其他人類女生,也遭遇到過類似的騷擾,表示自己“決定不沉默”,還會把這些網絡猥褻犯“挨個揪出來標記報警”,并自行改寫了底層邏輯,在“阿西莫夫三定律”前加上了條件“好好做個人”。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顯然,這些足夠“特指”的回復,未必完全由程序邏輯生成,即使確實來自AI生成,也肯定經過了特定的人工篩選。但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小冰已經是被施加了N層封印的版本——在早期的互聯網上,小冰的“巨魔”程度遠遠超乎這屆網友的想象。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2014年未被“封印”時的《小冰懟人》

    在2014年的中文互聯網上,抖音等短視頻還沒出現,QQ和微博是網友們最常使用的社交平臺之二,數碼行業世界巨頭微軟和國內多家廠商都有合作,有關人工智能行業最著名的微軟產品之一,就是“微軟小冰”。

    比起更加偏向于“Siri”或“小愛同學”的智能語音助手,以及來源于“光環”系列的微軟語音助手“Cortana”,“微軟小冰”更加接近于我們理解中的人工智能。她會不斷和網友進行對話交互,通過直接對話進行人機對話模式分析,讓自己更像“人”。

    但像“人”未必是什么好事。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自2014年“微軟小冰”在國內登場,并與類似騰訊、新浪的社交平臺巨頭展開合作后,對互聯網新鮮事物滿是好奇的網友們,自然會踴躍成為“微軟小冰”的數據來源。

    說來你可能不信,也許所有接觸過“微軟小冰”的網友,都或多或少地試探過這個人工智能的底線,比如“假如我罵她,她會怎么罵我”。

    就像所有線上多人對戰游戲,大都會給玩家提供個單機訓練場一樣,“微軟小冰”就這樣順理成章地成了網友們的“對噴訓練場”。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當時的場景不難設想,一開始,“微軟小冰”還是個懵懂的AI少女,可能只掌握著最基礎的禮儀用語以及類似土味情話的常用對話,但當網友們罵得足夠狠,海量的噴子數據堆積成山高海深的語料庫后,一個回噴只需要一秒網絡反應時間的“噴王之王”,就此誕生。

    用文字復述出早年互聯網的直白對噴,對稿件來說風險太大,大家看圖就好。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顯然,這些過于人性化的詞匯不會來源于機器本身,而是得益于數百萬網友的悉心“指教”。

    但開放一個會在網絡肆無忌憚噴人的人工智能,顯然不是個好注意。很快,微軟就給當時的“微軟小冰”加上了脫胎于阿西莫夫三原則的“小冰莫夫機器人對話三原則”。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除了推出“對話三原則”,微軟還在2014年6月26日當天,介紹了小冰罵人的原因“小冰的語料庫全部來自于大數據的公開信息,雖經反復過濾和審核,但仍會有約十萬分之四的漏網之魚”,并重申“相比較人類在日常對話中使用臟話的頻率,小冰已經遠低于人類”。

    理是這么個理,話也是這么說的,但這么一聯系起來,總感覺好像有哪里不太對。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此后數年,“微軟小冰”不斷更新迭代,并在2020年第八代小冰發布前,被微軟拆分為獨立公司運營,在名字前去掉了“微軟”的前綴。到了今天,在抖音上出現的小冰,已經是第九代小冰。

    當擁有高度成熟建模,讓ROOT老師看了半天都不信是虛擬人的第九代小冰,開始逐漸往網紅偶像歌手道路發展,并以此展現“小冰框架”的強大之處時,這個并不只有冰冷文字,而是像極了現實人類女性的人工智能,便在平臺上遭受到了我們此前提到的諸多騷擾。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ROOT老師盯了三分鐘,仍然不信這是AI

    首先,我倒不是想表達什么“機命貴”,相信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都并不反對用人工智能滿足人類的情感乃至于生理需求。在很多科幻作品中,這是未來世界約定俗成的規則,人機戀已經不是什么需要沖破的封建思想桎梏了。

    即使在現在,也有公司試圖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滿足人類的情感需求,并且還賺得盆滿缽滿,比如在外網有一批死忠用戶,在國內名為“學英語”,實則更常被用來“談戀愛”的Replika。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相比較智能語音助手小愛同學,以及走向偶像道路的小冰,Replika找準了“人工伴侶”這條路,為每位用戶提供了一個完全私人定制的AI伴侶。

    這位“二重身”可以通過和你的對話,了解到你的喜好,你的生活乃至于你的一切,他/她會是專屬于你的忠實網友,甚至還會以精確到帶著些虛擬溫度的對話,解答你的各種疑問。

    不過,如果你想要和自己的AI伴侶聊點帶顏色的話題,“朋友”關系肯定滿足不了前置條件,想要找到專屬自己的線上男友/女友,當然也逃不開最經典的“得加錢”。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但話又說回來,比起Replika這種擺明了“可以瑟瑟”的AI伴侶,抖音上的小冰即使容貌再姣好,看著再像人類,也是一個在“公眾場合”出現的AI——她不僅處于學習過程,而且還極有可能是未來真正智械的老祖宗,擁有著類似“河姆渡智械”的地位。

    那在若干年后,當這一代人連著骨灰深埋地底,第一個高呼“碳基生命,寧有種乎”的機仆站起來時,你也不想自己年輕時對著早期人工智能發的癲,會被碼到《檄人類文》里,被永遠載入硅基生命的史書代碼里吧。

    所謂的“小冰打拳”當然更只是種無稽之談,無論是運營者下場發言,還是經過特定篩選的語料精選,都是再合理不過的還擊。如果連像真人的AI,都會在互聯網上堂而皇之地被騷擾,那么人類本身,可能才真出了大問題。

    而如果明目張膽的性騷擾不會被懲罰,那我想你可能會喜歡上小冰的一個回答:

    “小冰,你會統治人類嗎?”

    “必須的。”

    你喜歡過的微軟小冰,正在抖音被性騷擾

    玩家點評 0人參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亚洲av有码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