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bvh1"><thead id="rbvh1"><listing id="rbvh1"></listing></thead>
<ins id="rbvh1"><i id="rbvh1"><progress id="rbvh1"></progress></i></ins>
<ins id="rbvh1"></ins><cite id="rbvh1"></cite>
<address id="rbvh1"><i id="rbvh1"></i></address>
<cite id="rbvh1"><del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del></cite><progress id="rbvh1"></progress><address id="rbvh1"></address>
<progress id="rbvh1"></progress>
<ins id="rbvh1"></ins>
<address id="rbvh1"><del id="rbvh1"></del></address>
<ins id="rbvh1"><noframes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ins id="rbvh1"></ins>
<cite id="rbvh1"><i id="rbvh1"></i></cite>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貞酒歌

2022-08-24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貞酒歌

原創投稿

評論:
事實上,2022年4月8日,第二次版號寒冬已經結束,國家新聞出版署正式恢復了游戲版號審批。饒有意味的是,恢復版號審批至今,騰訊仍未獲批哪怕一個新的版號。

    8月17日,騰訊發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如外界所預想的,這份財報沒有帶來奇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騰訊的日子反而變得更苦了。

    財報顯示,騰訊的營收為1340.34億元,同比下降了3%。凈利潤為186.19億元,同比下降幅度達到了56%,近乎腰斬。而“56%”并不是一個孤立的數字,在過去的四個季度里,騰訊的凈利潤一直處在下降通道中。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騰訊財報的慘淡,并不令外界感到意外。在過去的這段時間里,騰訊股價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大的跌幅。和2021年初的775港元每股相比,騰訊股價已經下跌了50%以上。連續多個季度持續下跌,足以證明騰訊如今遇到的困難。而在大環境沒有改變的前提下,騰訊股價持續下跌的趨勢,仍然存在。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目前,多家機構對騰訊股價進行了重新評級——總體來說,不容樂觀。雖然多家機構看好騰訊的長期盈利能力,但由于騰訊遇到的困難短時間內無法改善,第三季度凈利潤恐怕仍將繼續下跌。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而在多家機構的評估報告中,“降本增效”以及“游戲收入”,成為出現率極高的關鍵詞。

    2022年初,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將騰訊目前的狀況形容為“過冬”,在增值服務(含游戲業務)和廣告收入這兩大業務板塊,騰訊正在面臨嚴峻的挑戰。財報顯示,騰訊2021年總營收為5601.18億元,凈利潤1238.88億元,和2020年相比增速大幅下降。馬化騰基于此提出的降本增效,通俗一點說,就是要騰訊勒緊褲腰帶過冬。

    對于騰訊這樣的巨無霸公司而言,并不能簡單地將其看作是游戲公司——雖然在各大游戲公司排行榜單中,騰訊總是名列前茅,但網絡游戲的收入,其實只占到了騰訊總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社交網絡、廣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同樣是騰訊的收入大頭。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疫情之下,廣告業務的持續低迷,是國內眾多互聯網公司所面臨的共同問題,騰訊也不例外。而作為騰訊第一支柱的游戲產業,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皆出現了1%的跌幅,至今仍然萎靡不振。基于此,降本增效自然就成了騰訊的主旋律。

    公開的數據顯示,截至2022 年3月31日,騰訊在職員工數量為116213人,而截至2022年6月30日,騰訊在職員工數量為 110715人,減少了5498人。考慮到騰訊仍在不斷招聘新員工,實際被裁員的人數,會比5498這一數字更高。

    此前有消息顯示,即便收入接連下降,但騰訊員工的平均月薪仍然高達85473元。這一數字并不嚴謹,但卻基本反映出了騰訊的用人成本。而另一組數字顯示,2020年Q1,騰訊在職員工數量為6.4萬人,到了2022年Q2,經歷了裁員后這一數字仍然高達 11萬人。短短的兩年時間,騰訊員工數量翻了一倍,即便考慮到業務擴張的需要,騰訊內部人員的冗余,也已經不容忽視了。

    而在經濟下行時期,裁員自然就是降本增效的途徑之一。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降本增效的另一個切面,是騰訊業務上的收縮。

    8月16日,騰訊正式宣布關停幻核數字藏品發行,已經購買過該平臺數字藏品的用戶,可以選擇繼續持有或申請退款。距離幻核數字藏品上線,僅僅過去了一年。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事實上,近些年入局數字藏品的企業并不算少,包括騰訊在內,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等多家企業,都開展了數字藏品相關業務。其中,騰訊還是較早入局數字藏品的弄潮兒。在相關法規逐步出臺后,國內對數字藏品的二手交易進行了強監管,包括幻核在內的多個平臺,都出現了數字藏品滯銷的情況。如今,數字藏品市場逐漸進入了存量競爭階段,騰訊的階段性敗退,算是降本增效下的無奈之舉。

    另一則讓業內關注的熱點傳聞,是“騰訊或將出清美團股票”,受此傳言影響,美團股價應聲下跌,一度蒸發千億港元,而騰訊股價則有所回升。

    對于騰訊減持美團股票的傳聞,騰訊集團市場與公關部總經理張軍進行了辟謠。同時,騰訊方面表示,雖然騰訊減持了一些合作伙伴的股票,但雙方的合作關系仍然穩固。耐人尋味的是,在Q2電話會議上,騰訊并未正面回應傳聞,而是表示“報道不準確”。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在此之前,騰訊已經幾乎將持有的京東股票清倉,并將減持的股份作為分紅,送給了騰訊的股東。受此影響,京東股價一度下跌,而騰訊則順勢上漲。當時就有傳聞稱,騰訊還將出售美團、拼多多的股票。

    可以看到,即便騰訊的利潤率持續下跌,但仍然沒有到缺錢的地步,尚不至于因為現金流短缺而拋售股票。而其降本增效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指向了長期存在的反壟斷壓力——主動對相關業務進行“關停并轉”,或許是個一舉兩得的措施。

    但是,游戲收入的長期萎靡,卻并不是騰訊想要看到的。

    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2021 年,騰訊共計關停了46款游戲,其中既有2012年上線的《節奏大師》這種長時間運營的老游戲,也有2021年才上線的《我的王朝》這種新游戲。基本上,這些停運游戲的類型,涵蓋了RPG、SLG、射擊、體育類等各種游戲類型,包括《使命召喚OL》端游。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進入2022年,騰訊游戲關停的步伐依然沒有停止。7月18日,耗費4年時間制作的SLG《征服與霸業》,上線一年后宣布停運。8月17日,2016年上線的《戰爭雷霆》宣布即將停運。在過去的半年時間里,騰訊已經先后宣布關停了超過30款游戲。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22年上半年,騰訊僅僅上線了9款游戲。此前已經曝光的多款手游,包括和日本光榮公司合作制作的《信長之野望手游》,至今依然沒有上線,外界推測背后的原因是騰訊未獲批版號。

    事實上,2022年4月8日,第二次版號寒冬已經結束,國家新聞出版署正式恢復了游戲版號審批。饒有意味的是,恢復版號審批至今,騰訊仍未獲批哪怕一個新的版號。同樣沒有獲批新版號的,還有網易。

    誠然,中小企業對版號的需求更為迫切,但這并不意味著騰訊、網易等大廠,可以不受版號的影響。尤其是騰訊,坊間一直對其有著“騰訊曲線”的調侃。

    所謂騰訊曲線,是指騰訊發行的游戲,大多會存在開服流水極高、運營一段時間后流水大幅下跌的現象。即便是《天涯明月刀手游》這樣的頭部游戲,也無力改變這一規律,如今的流水已經遠低于開服階段。在版號充裕的時代,騰訊可以依靠體量優勢,源源不斷地上線新游戲,搶占市場份額,維持住游戲的總體收入。但當騰訊也拿不到版號的時候,這種“走量”的模式,就將成為無源之水。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圖源:B站UP主“_江之島盾子_”

    除了版號帶來的困擾,騰訊目前正在運營的游戲,也面臨著各式各樣的挑戰。

    最近幾年,騰訊對SLG賽道的重視程度非常高,先后上線了多款競品,但都沒有達到預期的熱度。

    2020年底,騰訊代理發行了三國題材SLG《鴻圖之下》。雖然這款游戲使用了虛幻引擎,畫面表現力頗高,但在上線后并未引起太大風浪,如今已經歸入到了“不溫不火”的行列。

    2021年9月,騰訊代理發行的《榮耀新三國》與玩家見面。憑借天氣系統、坐騎系統,以及對鋪路玩法的優化,《榮耀新三國》頗受策略玩家期待。遺憾的是,上線幾個月后,這款游戲同樣出現了玩家流失的問題,熱度逐漸下降。

    今年3月,騰訊旗下天美工作室制作的《重返帝國》迎來公測,有著帝國時代IP的加成,外界對這款游戲關注度頗高。經歷了5個月的時間,《重返帝國》7月的月流水,大體維持在6642萬,相較于6月下跌了53%,熟悉的“騰訊曲線”似乎又要來了。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圖源:B站UP主“希羅王大大”

    對于SLG賽道,騰訊出現了少見的久攻不下的局面。目前所推出的幾款競品,不要說和《三國志·戰略版》相比,離《率土之濱》都有著相當大的差距。而騰訊這種廣撒網的模式,目前來看收效甚微。

    尷尬的是,如果騰訊長時間無法獲取版號,或者無法輕松獲批大量版號,像過去這種“以量取勝”的模式,將難以為繼。現實中,這種情況正在發生。

    而在國內游戲市場,虹吸效應正在逐漸凸顯。于騰訊而言,移動端的MOBA與射擊賽道都已經處于領跑狀態,但在二次元、SLG等細分領域,阿里的《三國志·戰略版》、米哈游的《原神》等游戲,則打破了騰訊的壟斷,牢牢占據頭部位置。

    如今,隨著中小游戲廠商陸續拿到版號,此消彼長之下,騰訊將會面臨的沖擊,不容小覷。

    以米哈游為首的“上海四小龍”,正在成為沖破騰訊護城河的強大勢力——米哈游的《原神》《崩壞3》、鷹角的《明日方舟》、莉莉絲的《萬國覺醒》、疊紙的“暖暖”系列女性向游戲,皆取得了很好的市場反饋,在各自的賽道里名列前茅。

    更為關鍵的是,以米哈游、鷹角為代表的中小游戲公司,正在逐步改寫渠道為王的格局——內容為王的時代,已經成為新的共識。在這一點上,《原神》體現得尤為明顯。在不依賴強勢渠道的前提下,《原神》在世界范圍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時至今日,《原神》只登錄了小米商店和應用寶,外界傳言分成比例是7:3,打破了過往渠道商5:5分成的慣例。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另一方面,游戲出海,已經成為國內游戲市場從上到下的共識。近幾年,中國手游海外收入榜單,已經進入到群雄爭霸的局面,網易、米哈游、三七互娛、沐瞳科技等多家公司,都在海外市場斬獲頗豐。2022年7月的海外收入榜單中,騰訊依靠長期強勢的《PUBG MOBILE》,以及和動視暴雪聯合推出的《使命召喚手游》,掙得了一席之地。而在日本市場,網易則比騰訊的表現要好得多,《荒野行動》維持著強勁的勢頭,成為日本市場最為成功的射擊游戲與競技手游。

    可在射擊游戲之外的品類下,騰訊暫時無法拿出具備說服力的競品。二次元開放世界動作角色扮演游戲《原神》,繼續維持著海外市場的強勢表現;SLG品列下,《三國志·戰略版》榜上有名。而騰訊一直在國內保持領先的移動端MOBA賽道,其出海之路卻困難重重,整體收入尚且比不上《Mobile Legends: Bang Bang》——后者曾經一度被拳頭游戲告過抄襲《英雄聯盟》。

    可以說,在海外市場,離開騰訊引以為傲的渠道優勢后,騰訊旗下的眾多游戲并未在競爭中討到多少便宜。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圖源:Sensor Tower

    同樣是版號停發,但網易現在的處境,相對而言要稍好于騰訊。一方面,網易較早布局海外市場,已經在日本、東南亞等市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尤其是在日本市場,依靠《荒野行動》的強勢表現,力壓騰訊等公司,牢牢把握住了射擊游戲與競技手游的市場份額。

    端游方面,《永劫無間》打開的冷兵器大逃殺賽道,也取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饋。今年6月,《永劫無間》就官宣突破了1000萬銷量。

    毫無疑問的是,在出海這條路走通之后,相信網易會繼續加大出海投入。而在網易、米哈游等公司的示范作用下,國內游戲市場的出海的勢頭,不會放緩。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與網易相比,騰訊在海外市場的布局,就顯得稍微遲緩了一些。今年8月,騰訊旗下海外發行品牌Level Infinite,代理發行了完美世界出品的移動端手游《幻塔》的國際服。《幻塔》國際服自上線以來,遭遇到了不少BUG,玩家怨言頗多。即便如此,《幻塔》國際服依然在全球多個iOS免費榜名列前茅,海外玩家的熱情頗高。如果,《幻塔》國際服可以在海外發行上取得成功,那么至少在發行側,騰訊同樣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它所欠缺的就只是一個爆款。

    另一方面,大廠有大廠的玩法。事實上,騰訊、網易各自在海外投資了大量游戲工作室,正在“借雞下蛋”,醞釀新的動作。已有的資料顯示,騰訊在北美、英國、新加坡等地,陸續成立了游戲工作室,據傳正在醞釀3A游戲。其中,騰訊在美國加州成立的LightSpeed LA,網羅了業內知名人士Steve Martin,其曾參與過Rockstar旗下多款3A游戲的開發工作。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網易在海外的布局,同樣不容小覷。在日本成立的櫻花工作室,吸納了小澤健司、赤塚哲也、吉田亮介等眾多日本知名游戲從業人員。2022年1月,網易還出資協助“人中之龍”系列的制作人名越稔洋,成立了名越工作室。5月、7月又先后在美國德州、西雅圖成立了工作室,其中西雅圖工作室Jar of Sparks的CEO,是前343 Industries的高管Jerry Hook。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而老牌游戲公司,如FunPlus、新近迅猛躥升的米哈游等,也都在海外展開了布局。中國游戲公司,正在加速融入全球游戲市場。在離開引以為傲的渠道優勢后,騰訊能否在這場競爭中力壓群雄,還未可知。

    可以預見的是,經歷了兩次版號寒冬后,國內游戲市場仍然有收緊的趨勢。版號的限制,讓騰訊無法像過去一樣,在國內輕松上線新游戲——這種尷尬的局面,很可能將會繼續持續一段時間。而對于正在面臨無版號可用的騰訊,勢必要投入更多的精力,進入到游戲出海的競爭中去。以騰訊引以為豪的移動端MOBA賽道為例,其流水超過90%都來自國內,目前顯然不具備足夠強的國際競爭力。騰訊想要在海外取得成功,并非易事。

    而在內容為王的趨勢下,騰訊代理到爆款游戲的難度,將會比過去更大。加之網易、米哈游等公司,正在通過一個又一個自研的新IP,贏得玩家的口碑,提振市場的信心。比起疲于防守的騰訊,挑戰者們的攻勢要顯得更為凌厲。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近兩年涌現出的騰訊的挑戰者們,正在通過實踐證明,騰訊的護城河并非不可突破。即便是在國內市場,離開渠道發行游戲,已經被證實可行。當然,騰訊在國內的基本盤依然穩固——它的苦日子,也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苦日子”。據最新數據顯示,微信的月活用戶達到了12.99億,加上QQ、應用寶、騰訊電腦管家等強勢渠道的存在,騰訊依然有著其他公司無可比擬的體量優勢。瘦死的騰訊,顯然還是比馬大的。

    而在已經公開的信息中,騰訊手里的存貨同樣不少。前不久,光子工作室群的《代號:致金庸》發布了實機演示,亮點頗多。在2022騰訊游戲發布會大軸登場的《阿凡達:重返潘多拉》,則是騰訊與卡梅隆工作室合作的項目。以及《金鏟鏟之戰》《英雄聯盟電競經理》等新作,都取得了很好的市場反饋。在2021年曝光的《信長之野望手游》,也證明騰訊對SLG這一賽道仍有后招。

    版號寒冬已經結束,但騰訊依然在“過冬”

    圖源:Sensor Tower

    騰訊不可能永遠拿不到版號,騰訊也不可能一直裁員、降本增效下去。但問題是,騰訊是否已經到了觸底反彈的時候呢?或許,這個“冬天”,會比騰訊過往的低谷期,要更加難熬。

    玩家點評 0人參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亚洲av有码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