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bvh1"><thead id="rbvh1"><listing id="rbvh1"></listing></thead>
<ins id="rbvh1"><i id="rbvh1"><progress id="rbvh1"></progress></i></ins>
<ins id="rbvh1"></ins><cite id="rbvh1"></cite>
<address id="rbvh1"><i id="rbvh1"></i></address>
<cite id="rbvh1"><del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del></cite><progress id="rbvh1"></progress><address id="rbvh1"></address>
<progress id="rbvh1"></progress>
<ins id="rbvh1"></ins>
<address id="rbvh1"><del id="rbvh1"></del></address>
<ins id="rbvh1"><noframes id="rbvh1"><address id="rbvh1"></address><ins id="rbvh1"></ins>
<cite id="rbvh1"><i id="rbvh1"></i></cite>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伊東

2022-08-26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伊東

評論:
迷人的外皮下,是致命的“普通”

    即使在《女神異聞錄5》經歷出圈式的爆火,并為整個日式RPG市場帶來新的生機之后,我還是會有意識地將“真·女神轉生”系列的地位置于“女神異聞錄”之前:一方面來說,這是為了在感情上說服更喜歡“世界毀滅”故事的自己;在另一方面,這種表面上對于“老東西”的戀戀不舍,也能幫助我在工作中顯得更加專業與“懂行”。

    從這層意義來說,《靈魂駭客2》成為自家產品線的“受害者”,幾乎是件從一開始就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對那些從上世紀一路走來的“遺老”們來說,巨大的時間跨度并不足以成為它“面目全非”的理由,而對于那些涉世不深的新生代來說,它似乎又比站在潮流頂端的“女神異聞錄”,少了一點吸引力。到了今天,更是沒有多少人愿意再為一款空白期長達二十五年的作品,拾起某臺剛剛淡出歷史舞臺的游戲機。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靈魂駭客2》

    不可否認的是,對當下的游戲市場來說,“靈魂駭客”的確是個陌生的名字——準確來說,它的系列起源甚至需要追溯到1995年,世嘉土星上發售的《真·女神轉生惡魔召喚師》。與著重描寫混沌末世風景的“真·女神轉生”本篇不同,“靈魂駭客”系列將鏡頭,更多地聚焦在未來的人類社會。科幻與超自然融合的世界觀下展開的獨特群像劇,算是本系列最大的特點之一——在系列真正意義的初代作品《惡魔召喚師:靈魂駭客》中,ATLUS就超前地設想了一個將信息完全交由計算機管理的網絡制社會。

    而如果單就世界觀來說,《靈魂駭客2》無疑是一部血統純正的續作:它同樣以數十年后的未來日本社會為舞臺,并進一步放大了前作中對于科幻元素的運用。本作的主角林檎,是由超越人類的存在“Aion”所創造出的“人工生命體”,為了阻止Aion所計算與觀測到的世界末日,林檎與搭檔菲洛一起介入到人類社會,并被卷入了一場由惡魔召喚師們引起的爭斗與陰謀之中。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本作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充斥著濃重“賽博朋克”色彩的未來版東京,時間則位于二十一世紀的中葉,人類的科技水平剛剛進入了一個停滯不前的瓶頸期。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不管是街道上景色,還是主人公們的裝扮,抑或是召喚師們所使用的COMP(惡魔召喚裝置),都比前作多了幾分科幻味道。

    比較有趣的是,在一般市民們所生活的街道之外,本作還專門描繪了一個屬于召喚師們的獨特街區。在這個隱藏于社會背面的“地下社會”中,惡魔合體設施變成了大型馬戲團,玩家除了可以改造COMP,購買戰斗所需的道具以外,更可以瞥見普通的惡魔召喚師們被夾在高科技與超自然生命之間的獨特生活方式。兩種相互沖突元素的融合,再次將“靈魂駭客”迷人的世界觀,給擺在了臺面上。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酷似未來版本“歌舞伎町”的獨特街景

    除了吸引人的世界觀外,本作也毫不隱諱地在故事中使用了大量來自前作的設定與概念。比如從故事序章中,玩家便可以得知即將引起世界終結的,是某種名為“偉大的存在”的未知力量所致。而這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在前作中屢屢受挫的反派組織“魅影協會”,他們與“葛葉一族”所建立的敵對組織,超國家機關“八咫烏”之間的沖突對抗,仍將是本作的故事核心。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作為ALTUS的專長,對于群像劇中各名角色性格與行為的刻畫,同樣也是初代《惡魔召喚師:靈魂駭客》中最大的看點之一。而《靈魂駭客2》在很大程度上也繼承了這一特點,只是比起前作來說,本作主角團的“成分”與“目的”,都要復雜不少。

    在游戲中,主人公林檎與菲洛雖然身為剛剛誕生的“人工生命”,但卻有著非常鮮明的性格特點——負責戰斗與領隊工作的林檎活潑隨性,擔當著隊伍的氣氛調節工作,負責支援的菲洛則相對純粹知性。而特殊的身份也決定了她們與普通人類在情感、善惡概念以及對其他事物理解上的出入,在與各式各樣人類的互動過程中,她們二人的性格也開始向著人類的方向逐漸完善,這個過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前作中的某位人氣女主角。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黑澤朋世在本作中的獨特聲線與演技,與林檎討人喜歡的活潑性格,形成了一種有趣的協調性

    與林檎和菲洛的存在形成互補關系的,正是團隊中的另外三名主:角艾羅、米萊狄與才藏。在故事剛剛開始不久,他們就先后遭到了魅影協會的殘忍殺害,抱著各自的遺憾與目的,三人決定接受來自林檎的“靈魂駭入”,并在復活之后結成了臨時的互助關系。他們各自不同的立場與過去,造成了團隊對于同一事物在理念和認知上的沖突,卻也因為靈魂駭入附帶的“連接”關系,成了林檎對人類復雜性認知的窗口。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而既然說到了本作的登場角色,我們自然也繞不開這次《靈魂駭客2》具有強烈個人特色的角色造型。

    自打《靈魂駭客2》第一次公布那天開始,就有不少玩家對本作的角色形象,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從感情上來理解,無論是副島成記負責的“女神異聞錄”,還是土居政之擔當的“真·女神轉生”,都在一定程度上秉承了金子一馬所自帶的“邪氣”。即便在所有產品都被換上流行化的外皮后,這股“邪氣”依然是ATLUS最大的特征之一。但通過《第七龍神2020》給玩家留下強烈影響的三輪士郎,卻從一開始便是個不折不扣的“圈外人”——他辨識度極高的繪畫風格,第一次道破了這層底線。但就事實而言,你也很難否定他筆下角色的獨特魅力。而更讓人驚訝的是,在次世代平臺上使用了Unity引擎之后,《靈魂駭客2》表現出了幾乎算是ATLUS產品線中,最精致的圖形細節。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比起“邪氣”更多是“帥氣”,即使是玩家們熟悉的老角色,也在新畫師的手中展現出完全不同的神態

    而作為“靈魂駭入”玩法與劇情關聯的一環,林檎還可以通過Aion隨時潛入三名主角的“靈魂矩陣”(主角們靈魂和記憶構成的迷宮)中。隨著玩家在劇情進行中選擇的對話,或是日常中與在酒吧的交流,林檎與伙伴之間的“靈魂等級”也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靈魂等級越高,玩家便越能更加深入地了解每名角色人格形成的原因。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隸屬八咫烏的艾羅,從魅影協會叛逃的米萊狄,以及渴望從惡魔召喚師工作脫身的才藏在觀念上的沖突,其實也正是本作中斗爭的縮影

    雖然不算新鮮,但也看點十足的主線故事與個性十足的伙伴支線,兩條處于并行關系的故事,構成了《靈魂駭客2》的敘事結構。說實話,直到游戲的中期為止,這種既服務劇情,又專注玩法的處理方式也都還算可行——玩家可以通過對于靈魂的深入探索靈魂矩陣,磨煉隊伍與角色的戰斗能力,再將獲得成長后的能力反饋于故事之中,兩者之間呈現一種合理的互補關系……用“P5”來打個比方的話,靈魂矩陣就好像是插在主線故事之間的“印象空間”。

    可是,現實卻沒有預想的那么順利。當故事進入中盤之后,這種交互行進式的結構,開始逐漸影響到敘事節奏。造成這樣結果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無論是在視覺表現上,還是玩法上,三名主角的靈魂矩陣都呈現出非常嚴重的同質化,加上稍顯老派的迷宮探索模式與缺少沖擊性展開的故事,玩家必將在新鮮感流失之后,面對隨之而來的疲勞。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游戲中每個角色的靈魂矩陣,都長得差不多

    沒有得到徹底活用的設定與世界觀,幾乎算是我對于《靈魂駭客2》感到的最大遺憾。誠然,它的個別章節也展現出了相當驚艷的故事演出,但就整體上來說,無論是對“人與科技關系”的探討,還是“冷硬派”風格的故事展開,抑或是對系列元素的深入剖析,最終都在“蜻蜓點水”的故事中趨于俗套化。而單靠著一個討人喜歡的主角,顯然也不太可能說服從大風大浪中走來的老玩家們。

    當然,流于表面的故事,并不足以澆滅我對ATLUS游戲的熱情——要知道,即使脫離了以往的邪氣,也沒有太多出乎意料的故事反轉,《靈魂駭客2》也不太可能是一款“平庸”的游戲。畢竟,“真·女神轉生”系列累積了幾十年的優質底子擺在那里,不管是以金子一馬筆下惡魔為基礎的收集與培育系統,還是帶有老牌DRPG血統的優秀迷宮,抑或是以屬性克制為核心,具有高度策略性的戰斗系統,都是本作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如果你在此前并沒有接觸過初代“靈魂駭客”,那么本作的戰斗系統或許并不會帶來什么太大的違和感。它仍舊是那套尋找敵人弱點來獲得獨特優勢,再以弱點為基礎,制定團隊攻擊策略的玩法——在表現形式上,它與隔壁的“女神異聞錄”系列并沒有太大區別。

    但如果你是一名真正意義上的“老玩家”,或許已經在初次看到《靈魂駭客2》的戰斗畫面時,就感到了滿頭的疑惑。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明明同樣身為“惡魔召喚師”,為何主角團的戰斗方式卻與前作有如此大的區別。

    這其中的理由倒也簡單——2003年,無印版《真·女神轉生III》初次面世,除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故事和視覺設計之外,其最大的意義,莫過于為ATLUS創造了沿用至今的“弱點”機制。而在之后的十九年里,這個機制經過反復的改進與修復,幾乎覆蓋了“真·女神轉生”系列的所有本家與旁支游戲。到了今天,這套機制也終于也直接影響到了“靈魂駭客”。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至于惡魔不與召喚師們并肩作戰這件事情,在游戲設定中倒也有解釋:在林檎對三名主角進行“靈魂駭入”后,三人與靈魂相連的惡魔召喚權限,便被移交到了林檎手上,只有在和林檎并肩戰斗時,主角們才能自由驅使惡魔。這也讓本作中的惡魔,成了一種更加接近“裝備品”的存在,四名主角皆可以自由切換COMP中的惡魔,除了能夠提供不同的屬性耐性(或弱點)之外,裝備的惡魔也會大幅改變召喚師的各項能力值數據。

    就和“女神異聞錄”中的追加攻擊與總攻擊,或是“真·女神轉生”中單純的回合增加一樣,在本作中占主導位置,玩家能夠通過瞄準弱點所換得的獎勵,是一種名為“堆疊”的特殊效果。而每一次擊中敵人的弱點,玩家都可以在戰斗背景中,進行一次惡魔堆疊。每當玩家回合結束,堆疊的惡魔便可以對場上的所有敵人,發動一次名為“魔宴”的強力攻擊——其效果有些類似于“女神異聞錄”系列中,將敵人全數擊倒后的“總攻擊”。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魔宴”發動后,林檎會一次性召喚出對應的惡魔,效果非常炫酷

    不過與“女神異聞錄”系列不同的是,《靈魂駭客2》賦予了玩家對于“魔宴”更大的掌控空間,游戲中玩家的一切行為,都圍繞著“堆疊”與“魔宴”展開。

    除了在擊中弱點后可以堆疊惡魔之外,通過對COMP或召喚師們能力的增強,角色還可以獲得類似于“堆疊數量增加”“使用特定類型技能增加堆疊數量”“壓縮堆疊傷害”等獨特的技能。而部分特定的惡魔也能夠學會帶有特殊演出的“魔宴技能”,也能在魔宴發動中帶來各種不同的附加效果,雖然其表現形式不如“女神異聞錄”系列來得爽快,但卻大大提升了玩家在有限回合內行動的策略性。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部分老惡魔的回歸,讓人感到非常高興

    有些可惜的是,除了魔宴發動之外,《靈魂駭客2》并沒有給你更多與惡魔們并肩作戰的機會。就戰斗演出而言,惡魔的存在也更像是弱點機制的附屬品,不僅前作中的“忠誠度”系統不見蹤影,就連“惡魔對話”也在本作中被簡化到了極致。反而是在劇情中對林檎一行加以阻撓的黑暗召喚師們,可以隨時在戰斗中召喚惡魔輔助戰斗——不知道這是不是本作沒有在標題中沿用“惡魔召喚師”的原因。

    不過與在戰斗中的比重下降相比,《靈魂駭客2》也賦予了惡魔們一些額外的職責。實際上,本作對于迷宮與地圖的設計概念,屬于較為老派的那一類——簡單點說,它在構成上大量使用了類似的棱角結構與視覺效果,要求玩家在探索過程中高強度地使用地圖查看自己的所在位置,配合上實用性極佳的地圖自動繪制功能,讓它的內核充滿了老式的RPG味道。要不是敵人的出現采用了明雷形式,我真的要把本作錯認為一款以“畫地圖”為樂趣的DRPG了。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如果不看著地圖,本作中的很多迷宮根本繞不出去

    而本作惡魔們的另一個作用,則是在玩家的迷宮探索過程中,提供額外的幫助。在迷宮中,玩家可以遭遇到簽訂了契約的惡魔們,它們的存在直接承包了本作中“寶箱”“回復點”“重要物品”的職責,甚至連簡化過后的“惡魔對話”,也被移交到了它們的手中。如果在某個關卡中,你發現某扇門打不開,那接下來要干的事情,大概率就是尋找一只攥著對應鑰匙的惡魔。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這個惡魔頭上的圖標代表了任務或劇情道具,不遠處的則能為玩家隊伍提供生命值或MP的回復

    但就像我們在前面說過的那樣,在經過長年累月的積累和堆疊之后,復古的迷宮設計模式終究還是會帶來疲勞與乏味感——要知道,在本家的《真·女神轉生V》都開始追求時髦的當下,這無疑會成為阻礙新玩家入坑的障礙之一。

    此外,本作在迷宮探索中的獨特視角,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許是為了給功能性較強的地圖讓出合適位置,也或許是想要展現角色的動作細節,又或許只是為了掩飾某些場景中的瑕疵,《靈魂駭客2》特意將畫面的中心點,固定在了角色視角偏右一些的位置——比起RPG來說,這種視角更多出現在動作游戲中,雖然說不上好壞,但它也確實讓我在游戲開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適應。

    《靈魂駭客2》評測:賽博迷彩下的另一個電子惡魔物語

    在迷宮中,林檎可以先將出現的敵人擊倒,再選擇是否進入先手戰斗

    說實話,如果你要問我在如此多肉眼可見的缺點下,《靈魂駭客2》是否還是一款稱得上“好玩”的游戲,我的答案仍是肯定的。因為它的基礎足夠好,好過市面上絕大部分的日式RPG,但這種“好玩”卻僅僅卻只不過是“普通”的代名詞。作為“真·女神轉生”而言,它無法超越本家,而作為“靈魂駭客”,它也無法超越自己——就像在《惡魔召喚師:靈魂駭客》中,某些角色的自我犧牲至今都讓我念念不忘,但對于通關后的《靈魂駭客2》,這種感情卻只剩下了“女主角足夠可愛”,以及對某些不合理邏輯的斤斤計較。

    對《女神異聞錄5》之后時代的ATLUS而言,大概沒有什么要比“普通”更加要命了。而《靈魂駭客2》只是又一次將這個問題擺上了臺面,即便在全面翻新的人設風格、簡化統合惡魔系統,甚至在戰斗系統中大量融合成功經驗之后,這種可怕的普通還是包裹著它——

    但在看著《靈魂駭客2》優秀的圖形表現時,我的腦中也不禁產生了這樣一種可能性:或許……這本就是一次為了突破局限而進行的技術性嘗試。

    3DM 評分:7.9
    評測使用平臺

    玩家點評 0人參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亚洲av有码在线